南方+|“莲花秘境”种下教育种子:肇庆学院6批大学生赴藏

  “我们是从一个开始走向下一个开始,继上一批援藏墨脱支教队伍回来后,下一批又走向新的开始。我们带着热爱,向莲花圣地、秘境墨脱接力出发。”肇庆学院援藏学子朱程强分享他的援藏经历时这样说。  

  “接力与传承”正是学子们援藏支教历程的关键词之一。广东省教育厅于2017年组织了全省13所高校与西藏林芝、昌都两市开展教育对口帮扶,共建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实践基地工作。肇庆学院是13所高校之一,2017年9月开始,学校每学期选派5—10名大学生赴藏开展实习支教工作,帮助西藏墨脱充实教师队伍,提升教育质量,为当地打赢脱贫攻坚战、实现西藏长治久安提供保障,到如今已有6批大学生共37人赴藏支教。  

  用身边榜样带动更多人,为做好传承、强化学生使命担当,学校还开展了“牢记时代使命,书写人生华章——肇庆学院援藏支教主题教育”,援藏支教学生和带队老师现身说法,通过多维度展示支教生活的真实经历,展现民族情怀、家国情怀,把爱国主义精神贯穿学校教育全过程,把爱我中华的种子埋入每个青少年的心灵深处。  

  克服过程中的难  

  西藏林芝市墨脱县位于西藏东南部,平均海拔1200米。墨脱,藏语意为“莲花秘境”,这个地处雅鲁藏布江下游的“秘境”,由于四周被山脉包围,过去交通条件极差,难以到达,被称为“高原孤岛”。这是中国最后一个没有通公路的县,直到2013年10月31日筑成墨脱公路,方让马帮的铃铛声渐成历史回响。  

  “沿着雅鲁藏布江,汽车行驶在蜿蜒盘曲的318国道山岭,进入墨脱公路后路况更加糟糕,一侧是岩石峭壁,一侧是翻腾河谷,从林芝机场到墨脱县380多公里,经历11小时车程,天色渐渐暗下来,我们在晚上9时到达墨脱县城。”肇庆学院第三批援藏支教志愿服务队带队老师黄玉梅这样描述她进入墨脱的过程,而这还只是第一步……  

  “初到墨脱,在生活上,我们就遇到了很多难题:住宿上,除了在小学支教的同学,初中部和幼儿园的同学都离自己支教的学校很远,而且初入的两个月内,初中部那边的宿舍一直停水断电;饮食上,当地人喜欢咸辣,而广东是吃惯了清淡。还好住宿的地方配有厨房,可以自己动手做,但当地的水质常常伴有泥沙,需要过滤才能使用。还有就是那里的路很崎岖,尤其下雨时,满是泥泞。”第二批援藏支教的带队教师张林杉说,几经努力大家终于还是适应了这种挑战,适者生存,学会变通,尝试改变自己,才能更快地融入。  

  更大的挑战来自工作。据介绍,20世纪六十年代,墨脱县当时在校生不足适龄儿童的10%。直到1996年墨脱县完全小学建立后,墨脱县才开全了小学所有年级和课程,该县平均每所学校不到4名教师。墨脱对于教育的渴求是不言而喻的,当地学生需要支教队员要更快更好地从学生变成老师,从教授一门学科到多门学科,从理论到实践。  

  “我们出发之前,带了很多理论教材,还有教案。谁知道,到了之后,那些理论几乎都没用。”支教队员苏瑞说,“学生不对口,教学方法不对口,适应了一个多星期后,我们几个总结出来一个方法,那就是因地制宜、因材施教,理论与实践相结合。”  

  “刚去到墨脱中学,查看生物实验仪器,显微镜是有的,但全都没有反光镜;盖玻片是有的,但没有载玻片……”支教学生梁君杰说,“没有反光镜我自己造,没有载玻片就去购买。”  

  为了提高学生对学习的兴趣,梁君杰带着学生在校园内介绍各类动植物,让学生更加直观地学习和了解生物的多样性,还设计了墨脱中学第一个生物胚胎实验室,让学生们自己动手操作实验。  

  如今通过整合校内教学资源,助力教育均衡发展,墨脱县中学生物实验开课率由原来的60%提高到90%。  

  收获经历中的甜  

  “老师在生病的时候还坚持为我们班上课,你的敬业精神,让我也想成为一名老师。”这是支教过程中让朱程强最难忘的一句话,他说:“我不知道他们以后会不会从事教育行业,但他们能说出这句话,我已经很开心了!”  

  支教队员何雪怡在支教过程中也感受到,孩子们就像一张白纸,模仿能力非常强,从最初的说话、走路、各种行为动作,直至人生观、价值观的形成,人际关系的形成,健全人格的养成,无不受到周围的人的影响。“给他们影响最大的,在家里主要是父母,在学校里则是教师。半年的支教生活不但让我学到了许多教育教学知识,更让我明白了为人师表的真正含义。”  

  带队老师黄玉梅说:“援藏到底是干什么?我的理解是,你要努力把希望变成现实,明知自己现有能力有限,也依旧去种下希望的种子。每位援藏队员努力打造‘一人一品牌,一校一特色’,他们在墨脱种下一颗种子,哪怕离开墨脱以后都能够生根发芽,有一天成为参天大树。”  

  “我有个学生叫白玛旺堆,学习不好,但足球踢得是一级棒。我意识到他对足球的喜爱后便用足球话题与他沟通,拉近距离。渐渐地他上英语课不迟到了,也会主动交作业了。甚至有天下课时和我说,‘老师,周末我想来您的补习班’,这是我到墨脱县中学后,听过的最动听的声音。”支教队员欧玲淼在分享支教经历时说。  

  奉献教育热情、分享教育理念、开展教育改革,支教队员们为墨脱县教育事业注入了新鲜血液,种下希望的种子。根据幼儿园工作实际,提出“走班式”教学理念,打造了“走班式”教学品牌;结合幼儿园实际创办园本健康类教育活动,建设了“特色篮球”教学品牌;成立了墨脱县首个美术社团;举办墨脱县完全小学首届运动会;举办墨脱县完全小学首届艺术节等特色品牌……这些品牌项目有效推动了学校教学改革,提升了学生的综合素质,成为了当地学校的特色项目。  

  传承支教中的魂  

  “2018年10月17日5时许,西藏林芝市米林县派镇加拉村下游七公里无人区的雅鲁藏布江河谷发生山体滑坡,造成雅鲁藏布江断流并形成1.5亿立方米的堰塞湖,水位仍有持续上涨的趋势,我们所支教的墨脱县正处于沿江下游位置。”支教队员欧永成说,在接到紧急通知后,当地老师和支教队员第一时间思考如何安抚学生情绪,并协助当地政府和学校转移、安置学生。  

  “在转移安置点,我听到一个故事。”欧永成说,“几年前,墨脱县发生了六级地震,当地的多杰仁青校长连鞋子都没穿好就第一时间往房子外面跑,顾不上妻子和孩子,他先去了学生宿舍,组织学生有序地往空旷的地方撤退,那天夜里全校师生无一人受伤。”  

  “多杰仁青校长在地震中第一时间心系学生,这种发自本能的爱感染了我。”欧永成说,墨脱县经常会经历这种自然灾害,“2018年10月19日下午,堰塞湖河段恢复正常过流状态,洪水威胁解除了。与他们共患难,使我们与墨脱人民的心更近了,情谊更深了。而老师们都心系学生的大爱,在我心里埋下了爱的种子,悄然生根发芽。”  

  老一辈影响新一辈。在墨脱这个特殊的地方,教师的职责更为多元,教师的内涵也更加丰富。不少支教队员说,分别时,墨脱的学生们送别老师的不是鲜花、贺卡,而是为支教队员做一顿饭。那一刻,他们感觉像家人之间的道别,墨脱已经是他们难分难舍的另一个家了。  

  这种关于爱与责任的传承,通过主题教育课等形式感染了更多人。  

  支教队员杜旻蔚正是受到感染加入队伍的:“认真聆听了援藏师兄师姐的分享会后,我非常向往墨脱!并希望自己能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贡献自己的一分力量,找到自己的人生价值。于是,在与家人商量并得到支持后,我坚定地报名了我们学校的援藏支教计划。”  

  肇庆学院通过线上“援藏支教影音图片展播”“援藏支教分享会”“援藏学生讲坛”等讲堂,通过线下墨脱爱国主义路线走访、老西藏精神体验等形式多样的体验式教育,开展援藏支教系列主题教育,让援藏精神源远流长。目前,该项目累计线上线下参与学生达1.8万余人,也吸引了越来越多学生加入援藏支教队伍。  

  “我们的支教行程结束了,但留下了‘火种’,我们还有一批批援藏的同学接过这根接力棒前赴后继地前往这个梦想之地。”支教队员梁君杰说,这梦想的火种,会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  

  相关  

  关于援藏,支教队员与带队老师说:  

  生命中,总有段时间会让人觉得时间的维度在拉长,人们会在那一段时间里经历很多,迅速成长。援藏的魅力即在于此。  

  ——肇庆学院援藏支教带队老师李鑫  

  大家都知道墨脱是全国最后一个通公路的县城,这条路上有悬崖、有瀑布、有蚂蟥,有各种大家想象不到的情况,我们走的这条路,是祖国花费了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才修成的。我们的祖国真的很伟大。  

  ——肇庆学院援藏支教带队老师张林杉  

  墨脱这座藏在大山深处的小城,没有繁华的灯光,没有雍容典雅的琼楼玉宇,没有熙熙攘攘的人群。却有着最无拘无束的生活,最热情似火的人们,有着最纯朴的孩子们。  

  ——肇庆学院援藏支教队员谭燕云  

  在墨脱,求学之路很不容易,他们希望的就是努力努力再努力,考出大山,去外面看更广阔的世界。  

  ——肇庆学院援藏支教队员周国煌  

  一个小女孩告诉我:“老师,我还想在舞台上跳舞”。我顿时觉得一切都值得了,我会一直帮他们保存好这些闪亮的时刻。  

  ——肇庆学院援藏支教队员张伶

粤ICP备05008891号 © 肇庆学院 版权所有